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渺渺仙途第十二章第二元神法陋室话托孤营养

2021-01-15 来源:

渺渺仙途 第十二章 第二元神法 陋室话托孤

在水天交接处,似有波涛汹涌,惊天凌云之气成形,云气舒卷,聚合霞凝,无边云气,幻化成形,仿佛蛟龙出水,仰天龙吟。

刘祁临崖而立,周身衣袍,随着永不止息的狂风,衣袖翻飞,飘然若仙人下凡。

闭目静思“方子传在临州,应该是被我传与叶君生的无名功法和玄溪引来;缁帛前去临州应是那只尸虎神魂通风报信;至于鉴锋,”刘祁沉吟,忽然想到了什么,一叹:“张师弟还是被你发现了。去一趟临州吧。”

心念一动,鉴星殿中,韶华出鞘,长剑划破长空。

“师兄那里去”。正当刘祁将要御剑而去时,身后张涛声音传来。

踏步而来,凌立虚空之中,周身衣袍烈烈做声,与刘祁并立。

“静极思动。”刘祁一笑,面不改色的胡诌:“出去游玩一番。”

“哦,师兄好雅兴。”张涛笑道:“师弟恰好也是如此,不知可否与师兄一道。”

“固所愿也。”刘祁负手立于狂风之中,悠然説道:“不敢请耳。”

须弥,一道青光、一道虹光,,倏忽之间,划破天际。

两人走后,崖dǐng云雾聚合,化作一位青衣男子,双鬓斑白,五官俊秀,气质飘逸。

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悠然道:“张湘渊啊张湘渊,你没想到那一战中我被打灭的第二元神,这么快便修炼回来吧。”

长身暴起,身化流光,呼啸而出,搅动云气,转眼间已是数百里。

临州崇真观蜃楼幻梦

明月夜,月华如水。

沙滩海处,风乍起,细浪跳跃,隐现波澜,前仆后继撞击在的礁石上,发出阵阵的轰鸣声,搅动雪白的浪花。

玄溪已无一身客栈老板装扮,而是一个面如冠玉,衣袖飘飘,峨冠博带,气度极尽悠然的浊世翩翩佳公子。

漫步在水面上,微微一笑,在狂风的衬托下,周身衣袍翻飞,愈发地飘逸。

突兀的,

玄溪抬头望去,大日横空,破尽阴霾,金光无尽地放射出来。

玄溪。那大日传出声音,透出无形的尊贵,仿若天生的贵人,雍容温和,汝可知罪。

“好一个方子传,好一个蜃楼幻梦法,”玄溪恍若未闻,喃喃自语:“真是可怖,不过,”一声蔑笑:“是你道行退步了,还是你在忌惮什么,不敢全力出手呢。”

声音虽不大,却悠悠然在空中回荡着,无尽大海碧波,也为之荡漾,似在呼应,又似反驳。

玄溪右手抬起,指向大日,语气説不出的讥讽:“不知我有何罪,需要五帝朱雀座下鹓鶵鹓行大人前来审判啊。”

大日散去,露出其像,鸿前麟后,鹳颡鸳腮,龙文龟背,燕颔鸡啄,五色备举,而黄占多。

昔蔡衡云:“凤之类有五,其色赤文章凤也,青者鸾也,黄者鹓雏也,白者鸿鹄也,紫者鸑鷟也。

《xiǎo学绀珠》卷十,凤象者五,五色而赤者朱雀;黄者鵷雏;青者鸾;紫者鸑鷟,白者鸿鹄。

鹓行大张着的翅膀,当空优雅而慵懒地舒展着羽翼,道:“汝自身便是罪过。”

即便过去多年,早已知晓回答,玄溪胸中怒火依然止不住的上涌,他一甩衣袖,一如当年,问:“即便如此,也是玄帝座下緅帛大人行刑,关汝凤族何事。”

“玄帝陛下全权交与吾,”鹓行道:“至于緅帛,”一声轻笑,似是嘲讽:“相恋人族,已被打入离幽狱。”

一道光柱呼啸而出,轰然而过,顷刻之间,绵延数百丈,这条光柱过处,海面立刻一分为二,断裂处,宽达丈许,长逾百丈,从上而望下,其深不可测。

光柱消散,大海却未将断裂处恢复,反而成一漩涡,无尽的海水涌入,好似光柱在大海深处开了一个无底大洞,不待水尽不止。

蜃楼幻梦山溪峡谷

顺着石径,李xiǎo道与叶君生穿过峡谷,越过xiǎo溪,一路上奇石异草不谈,老松翠竹休提。行至掩映于碧翠凌霜之中的竹亭。

叶君生抚摸石桌,四下查看,有一石桌,对放两椅,桌上一盏青铜灯,火苗幽幽燃烧,一口洞箫斜插,还有泡茶诸具。伸手过去,将石桌上两椅前的茶杯握在手上,道:“还是温的。”

“师傅刚才在这。”李xiǎo道又是激动又是沮丧。

“嗯。”叶君生摩挲着茶杯,随口回答:“如果没有没有时间留给设计师去调查分析。产品经理主导整个产品别人的话。”

火苗忽然茨茨的作响,好像快要烧到了尽头。

叶君生一时神秘目眩,恍惚了一下,待得稍稍清醒,急忙张开眼睛一看,眼前已经换了天地。

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变换出无平等地对待与之交往的任何人数条xiǎo径,从叶君生脚下蔓延出无数条路。

叶君生张目四望,李xiǎo道不见任何踪迹。

“有意思,有意思·”叶君生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崇真观青石洞府

石门打开,鉴锋走了进来。

方离以便能够让政府出台更多鼓励民众进入住房市场的优惠政策。人似早有所料,备了两杯香茗,一盘瓜果,笑道:“陋室一间,没什么好招待师弟的,也就青茗一盏,灵果三颗,望师弟不要嫌弃。”

鉴锋深吸了口气:“鉴锋见过方师兄。”説着,苦笑一声:“没想到,那李涵口中的含虚道长竟是师兄。”

“人之一生,不过是天地运行之一瞬,你自以为不会在见的,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方离人施施然道。

鉴锋细细品味了一番,思及自身,暗暗感伤,暮然惊醒:“师兄的蜃楼幻梦愈发的高深了。”又深深的看着方离人,道:“师兄的话似乎已有所指。”

“刘祁以往此处赶来。”方离人语气轻松,轻描淡写。

鉴锋端起茶杯道:“掌门师兄可是知道了师兄在此。”这是在掩饰心中思量“宗门玉磐声响,掌门师兄也不会就此知道我的踪迹。”

这时,话语又响起,方离人接着往下説:“不只为我,还有他刘祁的死劫。”

却把鉴锋震了一惊,叫道:“你怎知。。。”然后连忙住口,闭嘴不言。

“师弟以为我匡你呢。”方离人衣袖一甩,将两团黑影扔向鉴锋:“刘祁的玄溪被我用蜃楼幻梦攻破心防,查阅记忆。----可笑他还不自知,以为在忌惮刘祁,不敢全力出手。”

鉴锋接过,看了一眼,旁观袖手决一收,黑影便消失在袖中。方离人这才道:“你走罢,刘祁来了。”

“师兄,”我有一diǎn不明白。鉴锋diǎndiǎn头,转过身去,在出门的一刹那,问:“你对我説这么多作甚。”

方离人摇头不语,

门户洞开,青衣男子踏步而入。

甫一入内,狂风乍起,门户合拢,内外隔绝。

蓦然间,霎时间灵气化作狂涛巨浪,在方寸之间汹涌着。

无量的灵力从中透出,刹那间,四面的空气风起云涌,平地一声惊雷!尔后,归于寂静,恍若置身在地震之前,平静中隐含着毁灭一切的狂暴。

成都排名好的癫痫病医院
重庆皮肤病专科医院
四川成都华西肝病研究所乘车路线
友情链接
西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