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流云问道第二十三章剑碑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流云问道 第二十三章 剑碑

“吴忧哥哥真的好厉害!”白灵儿也一脸笑意的看着吴忧,满满的崇拜之情。

吴忧听到冷锋和白灵儿的话,微微一笑,论境界,自己引灵境的境界一定是所有学员中最差的那一个,可是论战力,有着枯草决的帮助,体内拥有着大量的灵气,在这些学员还没有突破到更高境界的时候,做到灵气外放的自己一定是最强的那一个。

“目前我只是暂时的领先而已,等你们突破境界之后,也一定会有很大的提高,而且,通过刚刚的一战,我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短板,在绝对的速度优势面前,自己也只有被吊打的份,即使有力量也发挥不出来,所以,我们急需一部好的身法来完善自己。”

吴忧微笑的看着冷锋和白灵儿,语气中充满了发现自身不足的兴奋和想要变得更强的渴望,发现了短板,努力的把它给补齐,这样才能不断地完善自己,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如果被暂时的强大迷惑了双眼,失去了进取之心,这对于修行者来说才是最危险的。

冷锋听到吴忧的话也有些认可,等自己突破之后,自己的实力也一定会有很大的提高,但在冷锋看来,现在的吴忧确实很强,很强。

在紫电风陨蛇面前,估计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只能坚持两个呼吸,可吴忧却能将紫电风陨蛇牢牢唐家岭的变迁缠住,虽然有些狼狈,但是也没有失败的迹象,吴忧的强大可见一斑。

冷锋还知道,虽然吴忧在境界上突破有些困难,但是吴忧已经走出了一条不一样的路,克服了境界上的障碍,不说吴忧在以后的修行路上如何一片坦途,但至少比别人眼中的吴忧强了百倍不止。

吴忧三人在山坡外没有过多的停留,笑着打趣了几句之后就往前方走去,吴忧三人不知道胡天鹰他们是通过了这个山坡,还是捏碎传送令牌逃离了,如果是后者还好,但如果是前者的话,对吴忧他们来说北京站站前的进站安检压力也与日俱增。就会有一些麻烦,所以时间依然很紧迫。

吴忧三人穿过山坡之后,前方就是一片平地,上面长着一片金黄色的树木,吴忧三人走了百十丈的距离才穿过了这片树林,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远处胡天鹰和他的一个队员站在一个石碑前,衣服上还有斑斑血迹。

随着吴忧三人走近石碑,胡天鹰他俩也警觉了过来,侧身看着吴忧三人,胡天鹰注意到吴忧三人均是毫发无伤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写满了诧异,随后的动作也是满满的戒备。

“怎么可能,穿过前面的山坡,你们怎么可能一点伤都没有?难道你们没有遇到那个强大的妖兽?”胡天鹰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什么妖兽?我们就这样一路走过来,什么都没有看到啊。”未等冷锋说话,吴忧就一脸迷茫的回答了胡天鹰的疑惑。

听到吴忧的回答,又看到吴忧的表情,胡天鹰的脸上瞬间就显现出了跳动的经脉,更是有种要吐血的冲动,自己一方为了通过那个山坡,可是折在那里两个人,而且其余的人都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虽然在胡天鹰看来自己的队员都是炮灰,死了也不心疼,但是却没有想到为别人做了嫁衣,这如何让胡天鹰不恼火。

冷锋和白灵儿看到胡天鹰不甘的表情也是心中一乐,果然如此,吴忧的打算真可谓是一箭双雕,既可以引爆小肚鸡肠的胡天鹰,又能隐藏己方的实力,这可比直接告诉他们己方是闯过来的好太多了。

“你们这次只是运气好而已,之后总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胡天鹰对着吴忧三人愤愤的说道。

听到胡天鹰的话,吴忧心里一喜,胡天鹰还是这么自大,总觉得别人不如自己,这么简单的就相信了这个没有遇见妖兽的说法,能隐藏实力就好,保留一张底牌就保留了一分希望。

对于胡天鹰的诅咒,吴忧并没有在意,只要自己足够的小心,量力而行,总可以躲避不少的危险,又岂是胡天鹰所能左右的?

达到目的的吴忧便不再花费太多的精力关注胡天鹰二人,而是看向了刚刚来的时候胡天鹰二人仔细观看的石碑,这是进入秘境以来见到的首个蕴含人文气息的东西。

石碑三丈长,三丈宽,五丈高,石碑的四个面正中央处,都刻着一个“剑”字,大气磅礴,仿佛有种魔力,吸引着看向石碑的人的注意,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可是,吴忧冷锋白灵儿都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脚步,和石碑保持着数丈的安全距离。

不是吴忧三人太过小心,而是因为在石碑前不远处,躺着一具尸体,死的相当的凄惨,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儿完好的地方,全部都是鲜血淋漓,好似受到了万剑的袭击,很显然,倒在地上的人是胡天鹰的队员,仅在距离石碑一丈之处,血染石碑。

石碑前怎么会有危险呢?难道石碑还能长出手臂挥动长剑不成?不然胡天鹰的人怎么会倒在了石碑前?吴忧三人的心里不由得产生这样的疑惑。

吴忧心有疑虑,所以就悄悄地打量着可能知道答案的胡天鹰,发现胡天鹰对自己也有着较强的防备,但防备中的目光也时不时看一眼石碑,难道秘密在这石碑里?

吴忧也开始将更多的注意力转向了石碑,仔细的看着展现在眼前的这个大大的剑字。

看似简单的字却能给人不一样的体验,最开始的时候只能感受到这个字的磅礴气势,过了一会儿,吴忧就感觉到了这个剑字上的凌厉,又是数个呼吸之后,吴忧就有些战栗,感受到了一股寒意,仿佛有把剑悬在了自己的头顶。

但吴忧并没有停下来,驱散出了心中的恐惧,又数个呼吸之后,吴忧的额头上就出现了很多的冷汗,吴忧好像感受到了无数的长剑对着自己,随时都有将自己万剑穿心的错觉。

又是数个呼吸之后,吴忧身上的寒意突然的消退了,眼中的那个剑字也消失不见了,紧接着出现在吴忧眼前的是一把长剑,长剑按着一定的轨迹缓慢地舞动,看似缓慢的长剑却给吴忧一种不可抵挡的感觉。

吴忧瞬间就惊醒了过来,难道这剑碑里面藏着一部剑术功法?长剑的轨迹就是招式?吴忧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拔出长剑,就要把刚刚看到的长剑运行轨迹模拟一遍。

冷锋和白灵儿则因承受不住这“剑”字里的寒意,先吴忧一步从这个剑字中恢复了过来,他们都没有看到字变化成剑这一奇特的现象,包括正在一旁偷偷打量吴忧的胡天鹰二人,也没能看到字化剑。

就在清醒的几人猜测这个四面刻着剑字的石碑有什么用途的时候,便看到吴忧拔出了长剑,并缓缓的舞动起来,舞动的轨迹并没有什么亮眼的地方,不像什么招式,反而有些绵绵无力,好像是年迈的老人在舞剑。

吴忧的不正常反应着实惊到了周围的几人,初始的时候,几人都以为吴忧得到了藏在石碑里的机缘,冷锋和白灵儿都为吴忧的好运而感到高兴,胡天鹰二人则一脸苦相,表情里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可是,随着吴忧舞动长剑,众人产生了各种疑惑,只是一个剑字真的能悟出什么剑法?可吴忧舞动的是剑法吗?如果真是剑法,那这种剑法有什么用?难道这只是吴忧兴起随手而作?还是这本就是一个恶作剧?......

冷锋和白灵儿还在疑惑一向稳重的吴忧为什么会有这样动作的时候,不远处的胡天鹰二人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装神弄鬼,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天才了,我们资质这么好都没有什么收获,更不用说你这个青枫学院无数年来最差的学员了,悟不出来不丢人,可是悟不出来在这里装神弄鬼就是你的不对了。”胡天鹰一脸蔑视的看着仍在舞动长剑的吴忧,语气中尽是嘲讽。

听到胡天鹰的嘲讽,吴忧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然不慌不忙的舞动手里的长剑,一遍又一遍的演练,希望能够有些收获。

可是吴忧舞出的长剑却只能给人一种绵绵无力的感觉,始终没有任何凌厉出现,更不用说做到刚刚看到的那种不可抵挡的程度。

“哼,某些人不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自己没本事发现剑碑的秘密,就不要像个小狗一样在这里乱叫。”听到胡天鹰的嘲讽,虽然吴忧没有生气,但是冷锋却有些受不了,毫不客气的朝着胡天鹰说道。

“吴忧哥哥是最棒的,他一定能够发现剑碑里的秘密,你不要在这里影响吴忧哥哥。”白灵儿也附和着冷锋说道。

“哼!”我们会根据地方政府、受灾民众的不同需求胡天鹰听到冷锋和白灵儿说的话,一阵气结,心中也有些愤恨,这个废柴吴忧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有人肯为他出头?

而吴忧听到冷锋和白灵儿为自己说话,心里还是很感动的,但吴忧仍然没有停下自己舞剑的动作,反反复复的练习突出整村推进、劳动力培训转移、产业扶贫、信贷扶贫、易地扶贫等工作重点了十遍,直到没有任何收获才停了下来。

只是吴忧心中的疑虑更重了,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刚刚看到的舞动的剑不是代表着一部功法?可如果那不是剑法,那会是什么?总不至于什么都不是吧?谁会花费这么大功夫而什么都不留下?

这个剑碑绝对有问题,一定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收剑而立的吴忧仔细的看着剑碑,心中也涌起了强烈的念头,一定要把这里面隐藏的秘密给找出来。

南昌子宫内膜炎哪家好
拉萨哪家医院妇科医院好
广州卵巢炎治疗多少钱
友情链接
西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