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源初斩天第一百九十章应征保镖营养

2021-01-15 来源:

源初斩天 第一百九十章 应征保镖

第一百九十章应征保镖

这个黑袍武者感觉到身后上来一个人,他猛然回头发现面前站着一个白袍小伙,仪表堂堂,气宇轩昂,一看就不是一般人,不过,当他发现源初不过是一个源宗境小武者的时候,顿时就是一笑。

他不屑的看着源初嘿嘿一阵怪笑:“我当是来了一个什么货色呢,原来不过是一个源宗境的废物,怎么难道你也想要追随在我们圣女的身边吗,难道你也想应征保镖吗,你有那个资格吗,我劝你还是赶紧滚下擂台吧,我不想杀无名之辈,杀你我都怕脏了我的手,想要得到宝藏可以理解,不过那也要你有那个命去拿才行啊,你还是滚吧!”

源初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嘴角微微翘起,眯缝着眼睛微微一笑:“呵呵,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宝藏,只要能够得到宝藏冒再大的风险也都值得,如果你有那个能力将我斩杀,那算我经师不到,学艺不高,不过,我总觉得就凭你好像还做不到,弄不好你还会死在我的手里呢,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滚下擂台吧,我也懒得动手了!”

这个黑袍武者一听顿时就火冒三丈,他哇哇怪叫着吼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本大爷我的面前装大半蒜,既然你不听我的良言相劝,那你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这是你逼我的!”

说着,他猛然飞身一跃就跳到了源初身前,上来就是一掌,他想像刚才一样一掌就将源初拍成脓血,以他源圣中阶的修为对付源初一个源宗境的小武者,他根本不屑于使用太过高深的武技,也没有施展出自己的最强战力,以他的身份亲自对付一个无名小辈就已经够丢人的了,要是再出全力的话即便是胜了,也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可是当他一掌拍出后,想象中的源初被瞬间拍成脓血的场景并没有出现,相反的源初的身影竟然诡异的消失不见了,他顿时有些呆愣的看着原地,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源初是被自己拍死了,可是那也应该留下一滩脓血呀,或者是这一掌拍的太狠了,源初的修为太低了,连脓血都没有留下,直接被彻底蒸发了。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笑声:“喂,你这个撒比看什么呢,我都在你身后等你半天了!”

这个黑袍武者这时才发现源初竟然出现在了自己身后,他连忙转身不可思议的看着源初说道:“小娃娃,你的身法倒是挺快的,不过,你还是太嫩了,如果刚才你在我背后偷袭的话,说不定你还能有一些获胜的机会,不过你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刚才是我一时大意了,才给了你逃脱的机会,这次我一定要把你一巴掌拍死在擂台上。”

言罢,这个黑袍武者再次向着源初扑了过来,这次的速度和出掌的力度明显加强了许多,他不想再给源初任何逃生的机会,这一掌的速度非常之快,快到这一掌狠狠的拍到了源初,可是就在他刚想放声大笑的时候,突然被他拍中的源初竟然再次消失了,原来他这次的确是拍中了源初,不过是拍中了源初的残影而已,这还是源初故意露给他的一个破绽。

新规的出台重点打击的将是那些专门做隔断房出租业务的“二房东”。从表面上看

黑袍武者的身后再次响起了源初的嘲笑声,黑袍武者恼羞成怒再次转身向着源初拍了出去,结果毫无悬念的他再次扑空了,就这样这个黑袍武者连续拍出了十多掌,最好成绩就是能够拍到源初的残影而已,有时连残影都拍不到。

这个黑袍武者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冷冷的看着源初不服气的说道:“哼,小娃娃,你不过是仗着身法快而已,才能从我的手中逃脱,以你的真正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有种你就跟我硬碰硬的好好打一场,如果你能承受住我一掌而不死,我就可以放过你,怎么样,你敢不敢啊?”

源初故作骄傲的不屑道:“哼,你以为小爷我就只是身法快而已吗,告诉你老子的肉身可是强横的很呢,要是真正的硬碰硬的话,死的不一定会是谁呢,来就来,难道老子还会怕了你不成啊,出手吧!”

黑袍武者微微一笑,心中暗道:“小娃娃,你还是太嫩了,我三言两语的就将你激怒了,我看出来的你的肉身很是强横了,甚至不在我的肉身强度之下,可是你以为我真的会跟你比肉身吗,一会我就会让你化成一滩脓血的,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嚣张,哈哈哈哈!”

想到这,他猛然大喝一声,飞身来到源初身前,用力向着源初拍出一掌,这一掌已经是他的全力一击了,单分析人士指出凭这一掌的威力就足以拍死一个普通的源圣初阶武者,就是源圣中阶武者都必然会重伤,更何况在一掌中还蕴藏着他的阴招呢。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源初这次竟然真的没有再继续闪躲,而是像个傻子一般的伸出拳头向着自己的手掌打来,看到这,他的心都乐开花了,他知道源初上当了,只要源初硬接自己的毒掌,他就必死无疑了,掌和毒每一样都可以置源初于死地的。

拳掌瞬间猛烈的撞击在了一起,可是黑袍武者预料中的源初被一掌拍死的情况并没有发生,他感觉到拳掌对碰的瞬间一股巨力沿着自己的手臂传到了自己的全身,将他猛然击飞了出去,整条手臂的骨头全都粉碎了,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一路鲜血狂喷的狠狠的摔在了擂台上。

黑袍武者痛苦不堪的在擂台上来回翻滚,杀猪一般的惨叫了起来,挣扎了半天,他才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强忍着剧痛恶狠狠的看着源初说道:“小娃娃,没想到你隐藏的这么深,不过是源宗境修为,可是战力竟然逆天到这种程度,老夫承认上了你的当,可是你也上了我的当了,刚才我已经将一缕毒气打入了你的体内,你马上就会化为一滩脓血了,哈哈哈哈!”

源初背负双手不慌不忙的说道:“废物就是废物,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呀,从始至终都是你自己在上当啊,你难道不觉得我毒发的时间有点太长了吗,如果你的毒气真的对我有效的话,我还会有时间和你在这扯淡吗?”

黑袍武者闻言顿时不可思议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我的毒气是最毒的,别说你一个小小的源宗境武者,就算是源圣中阶的武者也根本承受不住,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不科学啊?”

源初一阵哈哈大笑:“这也许就是奇迹吧,小爷我的身上从来就不缺少奇迹,你说你一个都是必死无疑的人了,还有心情关注这些无聊的事情,你不觉得你的精神有些问题吗?”

黑袍武者一阵肆无忌惮的狂笑:“小娃娃,我承认你的实力的确是很强大,我虽然很难杀死你,可是你想要杀死我也是痴心妄想,我现在也不过是受伤了而已,而且即便我不是你的对手,我也可以转身退走,你想要拦住我也是不可能的,我倒是想知道你如何来杀死我呢?”

源初淡然一笑:“想要杀死你太简单了,我只要一根手指就能让你瞬间灰飞烟灭,你信是不信?”

黑袍武者闻言更是笑的猖狂了起来,甚至眼泪都笑出来了:“小娃娃,你可真能吹牛逼呀,我见过能装逼的人,可是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能装逼的人,别说是你了,就算是一个源圣巅峰武者也不敢在我面前如此大言不惭啊,好啊,你既然这么有信心,我就站在这里,我看你是如何用一根手指头就让我灰飞烟灭的!”

源初苦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呀,本来并企图推翻原约定”。  吴锡铭作为寮东村法定代理人站上被告席。吴锡铭称:“因该地块可能升值如果你能主动认输,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的,既然你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你现在可以安心的上路了!”

说着,源初掐动了几个诡异的手印,而后屈指一点黑袍武者,只见在黑袍武者的手掌处猛然燃烧起了一股黑红色的诡异火焰,并且快速就蔓延到了他然后开始卖第二波、第三波。两者的区别是的整条手臂,黑袍武者惊恐万分的来回甩动手臂,并且用力的拍打着手臂上的诡异火焰,想要将它扑灭,可是,火凰业火又怎么可能是外力所能扑灭的呢。

黑袍武者越是惊恐焦急的扑打,这股黑红色的火凰业火燃烧的就越是旺盛狂猛,瞬间就已经将黑袍武者完全吞噬掉了,他痛苦不堪的在地上来回翻滚,惨嚎声不绝于耳,听着都令人毛骨悚然,可是不一会的功夫,惨嚎声就完全停止了,整个演武场都是一片寂静,一切的声音都停止了,有的只是偶尔吹拂过的一缕缕寒风,将黑袍武者的骨灰吹的到处都是。

过了好半天,场中突然响起了海浪一般的掌声和欢呼声,大家刚才被精彩而又诡异的打斗场面完全惊呆了,现在才突然醒悟了过来,都在热烈的为源初的精彩表现表示祝贺。

大家都知道那个黑袍武者的修为和实力,立擂这么多天了,能够在他手下顺利过关而不死的人屈指可数,可是还没有一个人能够打败他的,更别说将他斩杀了。

可是源初竟然做到了,而且做起来好像还非常的轻松,谈笑之间,真的只用一根手指就将黑袍武者彻底斩杀了,连点骨灰都没有留下,这简直太过逆天了。

要知道,源初还只是一个源宗境武者啊,这样的人才不是绝世天骄,谁还有资格叫绝世天骄啊,所有人都对源初投来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甚至很多女修都对源初直抛媚眼,抛的源初心里乱七八糟的。

道无良三人更是大声的为源初加油叫好:“大哥,你太帅了,真不愧是我们的大哥,你是我们的偶像,我们永远爱你,我们永远支持你,什么是绝世天才,我大哥就是,什么是妖孽天骄,非我大哥莫属,大哥加油!”

成都哪家治疗妇科医院好
呼和浩特包皮包茎治疗多少钱
台州哪家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
西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