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九玄邪尊一千一百零三章搭配

2020-05-21 来源:

九玄邪尊 一千一百零三章

一千一百零三章

“阁下不请自来,没有觉得有diǎn唐突了么。[燃^文^书库][]”想了片刻,楚南直接拉开了房门,同时大声的喊道。

一圈看似坚硬无比的的光罩笼罩在他的周围,衬托出里面之人那古铜色的皮肤与壮实的肌肉。神魔之剑虽然没有涌出魔气,但也算是蓄势待发了。

只要面前情况一有什么不对劲,他就会瞬间将敌人的头颅给取下来。

“抱歉,这次还真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声音沙哑无比,似乎是一个老人。但楚南总觉得对方是故意更改了声音,并且那气息似乎自己也有些倍感熟悉!

楚南放慢了脚步,警惕之意丝毫不见减少,就这么看着面前那被斗篷完全遮蔽的身影笑道:“阁下竟然前来,为何又不愿意以真也许不够壮观面目示人,而是如此?”

“我的脸,你现在还不能看。”他如此説道,同时伸手拿出了一枚色泽亮丽还带着淡淡药香的乌黑色丹药,“这个叫做天地归一丸,可以迅速激发修者潜在的体能,达到战斗力飙升的目的。约莫可以持续一个时辰,药效过后全身肌肉抽搐疼痛无比。”

“阁下是什么意思?”楚南略微有些疑惑,不知其意。

而对方却直接把丹药丢了过来,也不管楚南会不会接随后才解释了起来:“比武大会上教师组可是有不少狠角色,你年纪太轻怕不是对手。如果真的需要,你可以尝试服用这个。”

“是么,可我总感觉一切还是依靠自己实力比较好。再者説了,我也不觉得有人能够击败我,所以这枚丹药”

楚南刚想把他给抛回去,却没想一股内力冷不防的笼罩了他的手,让其停下了动作:“先备这,説不定能够用上。据説教师组的冠军可以让学院的院长代替起做一件事情,只要不是什么杀人防火,盗窃piao娼的事情就行。”

“那与我有什么”楚南关系二字还没有説出口,一件事情忽然让他脑袋一阵翁鸣,似乎明白了什么。

安忆如等人被困在了阵法内,陷入沉睡状态。然而一旦解开阵法,先前脑海里浮现出的神秘人就会随之出来,到时候单凭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

而这所学院却是存在与奥法大陆,虽然不知道实力究竟如何,但起码的院长就是个神级强者。再加上天界的傲月,三人联手一定可以抗衡与他。

虽然他对傲月的记忆力接近与零,但不知怎么回事他就是觉得对方一定会帮助自己。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这房间里突然冒出来的斗篷人怎么会知道

意识回归,楚南下意识的朝着前方看去,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了半道身影。斗篷人坐过的地方寂寥无人,只有桌上还冒着丝丝白气的水杯象征着有人来过。

“那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我?”瞧了一眼手中的丹药,楚南嘀咕两句随即就把它给收了起来。

不管了,既然他帮自己那便必有所求,还是等其下次再度出现的时候在当场质问吧。

苍松剑法再度被他拿到了桌子上,并认真的研读了起来。那一张一张的图案虽然看似巧妙绝伦,每招每式之间都透露着无法言表的精湛。

然而,楚南在却看了半天后却发现如果按照上面的来根本就没有办法修炼啊。这不是他天赋不足,而是其上的招式太过奇怪。

每页的旁边没有任何表识,表明了是让人按照图案来练习。可两个招式之间可功链接的选择实在太过了,让人根本就无所适从。

就像开篇两张图,一张持剑刺前,一张翻身斩人。这看起来是挺简单,然而楚南却不知道手中的剑到底是从什么方向斩到身后的。

直接回身去刺?还是从上往下,亦或者从下往上?要知道,剑可是双刃啊,不管如何起码都会出现两种出招的情况,这让楚南根本就不敢联系生怕弄错从而损坏身体。

“人生最悲剧的莫过于次,一本功法秘籍放在你眼前,可是却根本就没法练习!”楚南嘀咕着,随即闭眼将书收了回去,预备下次再想个办法。

眼瞧时间也接近了中午,虽然学生还没有放下,但教室食堂的饭菜却是早就预备好了的,就等人自己取。

楚南脚步在空中划过一连串的残影,很快就来到了食堂门口。此刻虽然大部分老师都还在教学楼内待着的,可也在产品研发设计时有为数不少的人已经踏进了这里。

相对于早晨而言,这里的环境要好多了,就是不知道是否跟人数有关联。楚南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下,很快就有工作人员把菜单拿了过来,让其选择今天中午的菜肴。

有了上次经验,楚南很快就弄好了这些过程,随后便百般无聊的支着下巴,双眼来回与周围空间扫荡着,似乎想要找diǎn乐子悄悄。

然而很快他就失望了,这座食堂里还真没有什么乐子存在。坐下用餐的或是三五成货,或是孜然一人,连对教师情侣都看不见。

更为无聊的是,这里的女人就没有半个可以称的上为美女二字的。于是,当饭菜上来之后楚南草草的便吃了几口,随后转身便离去。

这回他还是想要接着研究那本剑法书,想要从中找出修炼的方法。

既然是书,那就肯定有他他作用啊,不然为什么创造出来?而自己没有发现的,不过是如何学习这套剑法的窍门罢了。

如此又是一个下午,直到那傍晚之时,校园才又热闹了起来。

秋风飘过,吹挂起厚厚一层烟雾。天边的残阳落在了地上,照耀与人身,显得如此孤独寂寥。

大地出现一连串移动之中的身影,这是刚刚放学的学生们在来回奔跑。夜幕就快要将领在这片大地之上,降落在人们眼前。

住所处,楚南有些无奈的放下手中书本,揉了揉那有些发疼的太阳穴,随即慢慢地暗叹一声:“尼玛,还是不行,这书到底该怎么学啊。”

“踏踏踏。”

忽然耳边传来了由远至近的脚步声,让他下意识的测头看去。黑暗之中似乎有谁再朝着他不断接近,很快就显现出了一道身影。

“盛飞,你来了?”楚南收起书籍,同时侧头看去。来者diǎn了diǎn头,便就这么站在一旁半声不吭,似乎是在等候着什么。

“今天就跟昨天一样吧,你知道该怎么做的。”楚南从纳戒取出了几盘diǎn心,约莫计算了下时间后笑道:“看情况似乎才刚放学啊,你不会食饭都没吃直接过来了吧”。

他没有説话,等于默认了。削瘦而又顽强的身影走到那早已准备好的柴旁,伸手就准备再度将他给背在身后。

然而让其没有想到的是,一双大手却忽然出现,阻止了他的行为。楚南笑着看向自己坚决保持房价基本稳定身旁的xiǎo子,手指微微一屈朝着桌上的diǎn心动了动:“先去把肚子填满在训练,不然效果可是会大打折扣哦。”

“恩?”盛飞的脸上带起了疑惑,显然是因为之前没有听到过相关的事情。

然楚南却依旧坚持己见,在旁严肃的説道:“现在接受训练的是你,教官是我,如何才能让你所得到的效率更高自然是我比你明白。”

“这样么?”盛飞依旧犹豫了一会,但楚南那毋庸置疑的神色让他更本就无从拒绝,最后只能瑶一diǎn头道:“那么多谢老师了。”

“恩去吧,顺带好好调理下状态。今晚虽然跟昨天一样,但训练量可是要增加了啊。”説完,楚南朝着那堆柴火走去,似乎是想检查一下结实度如何。

而盛飞也不在矫情,直接就跑到了桌子旁边,开始享用起上面的食物来。“好险,居然忘记把神魔之剑放在里面了,真是大意了啊。”

楚南嘀咕着,趁着他没有发现自己,赶忙从纳戒之中将其取出,所后丢了进去。

不得不説,这所学院给教师的待遇实在是太好了。就这么几碟食物的价格,怕是跟学生半个月的伙食费相当。

盛飞虽然在班上属于拔尖一类的人才,可无奈他身后的背景放在这学院里实在一般,等于説也就没有太多的购买能力。

所以今晚这残对于他而言,已经是这半年之内吃的最奢华的一顿了,虽然不是他付钱。

“吃完了休息一会,等消化了再开始训练。”瞧着天空似乎还没有完全暗彻,楚南顺手丢给了他一只杯子,其中则是橙黄色的不明液体。

轻轻嗅去,一股浓厚的果香味直入鼻中,引得那已经填满的胃再度蠕动起来。

盛飞疑惑之下也大感意外,几乎是被自己意识给完全催动着,慢慢喝下仂这杯香甜温暖的液体。

“味道不错吧,这可是我自制的衍香果汁。”楚南似乎能够猜到对方的惊讶,所以当期刚刚喝下去的时候便已经淡笑着开口了。

后者咂咂嘴,仿佛是在回味刚才的感觉:“老师,这个是衍香果的汁水么?可我以前也喝过,味道比刚才的腻多了。”

“加diǎn其他配料就好了,每种果实的味道可都不一样,作用也是。”楚南一个下午自然不会真的就待在住所里看书,毕竟那剑法的内容也就那么定diǎn,看个几十遍估计就会让人接近崩溃了。

所以在无聊之下,楚南便整来了这么几种果实捣鼓了起来。

至于他为什么会在那么多种类里选择选择制作衍香果汁,原因很简单,他第一次来奥法大陆的时候北冥志伟给他吃的就是这个。

“好了你可以开始说训练了,就比昨天多跑一个来回吧。”説完,楚南还是与上次一般的起身落在两棵树之间的床上,随着惯性飘荡起来。

盛飞也不多言,抗起柴火便朝着远方跑去。楚南偶尔撇过一眼瞧了瞧那离去的身影,略微带上了几丝满意的神色。

今天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或者説未来的几天内也都是如此。

时光马不停息的朝着前方奔驰着,终于在七号这重要的日子停留了下来,是在等候着谁么?

河源癫痫病医院地址
2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怎么样
奥利司他胶囊吃了会怎样
月经有暗红色血块怎么办
腔隙性脑梗塞的症状
友情链接
西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