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彦牙通节能

2020-10-19 来源:

彦牙通,还记得“小白”吗?已经走了……

「感谢你的关注、支持、点赞!」

评论.0《再欺负垂垂老矣的我,只有报警了!》

“小白”之死

作者发发

“小白”是条母狗。据说,是前年由老徐从野外带回来大院的。那时候,“小白”还很小,但它浑身雪白,,而且性格温顺,非常可爱。

起初,老徐就在自己的小院养起了“小白”。后来,老徐下放基层,“小白”被老邓收养,并渐渐长大。

再后来,老邓离开了这座城市,长大了的“小白”,懂事了,善解人意了,却因为“少了许多可爱”,没人再收养它,便成了流浪狗。

或许,该收养

又或许......

我第一次见到“小白”是今年年初。当时它卧在主干道一侧的砖铺地面上,很安静。见我过来,微微摇着尾巴。当我走近时,它却很警惕地跑出一段距离,然后卧下来,摇着尾巴看着我。

后来,又有几次看到“小白”,它便跟我熟了。再见到我,它就敢走到我身边,伸着舌头,扒着裤子跟我玩。之后不久,我出差一段时间回来,“小白”已经肯让我抓住它的两只前蹄一起玩了。

我甚至有点想收养“小白”了,但由于职业原因,始终没有付诸行动。再加上大院里很安全,也有足够的残羹冷炙,暂时流浪的“小白”,是饿不死的。

今年7月到9月,在外面待了两个月。回来之后我惊喜地发现,“小白”已经有了个儿子。这家伙全身发黄,见人就伸舌头作表示友好的舔状,我叫它“小黄”。

遗憾的是,不知什么原因,“小白”的左侧后腿居然瘸了。

我这人天生心软。见到生了娃的“小白”,瘸了,还瘦,于是经常在饭后,用塑料袋给它俩带点肉或骨头回来。

喂了几次,这俩家伙,居然从暂时寄居的一个小院,跟着跑到我的小院来了。都说狗是谁给吃的就跟谁走,它俩肯定是很久没人给喂吃的了。

我暂时容忍这两个既可爱又可怜的家伙,并在一个风雪原文链接:之夜,在花坛一角垫上厚厚的草,用纸板子给它俩搭了个小窝。

没想到,我这个自认为仁慈的举动,竟然在一个月之后,间接造成了“小白”的死。

这天中午下班回家,推开大门发现,门口前的地面上,赫然一大滩已经干了的血迹。我环视四周,小院的花坛中,有很多杂乱的脚印,花坛一侧角落,还有一只结实的木棍,并且木棍的一端也有血迹。

我顿时明白,暂时收养的流浪狗“小白”,和它的儿子小黄,已在我上班期间,被大院的打狗队“镇压”了。

发起轰轰烈烈的“打狗运动”,起因居然出奇地简单:前两天,上面来的大领导看似不经意地对大院的领导说,你们院子里的狗不少啊!

大院的领导为此大为光火,紧急召集大院职能纠察队全体成员开会,大骂一顿“早叫你们清狗,怎么还有这么多?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限你们在评论天时间内,把院子里的野狗清理掉!”

被批得狗血淋头的纠察队,会后立即成立专项“打狗队”,拿着棍、提着棒,三五成群,威风凛凛满院子转,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见狗、围狗、抓狗,抓住就打,往死里打。结果,不到半天时间,大院里的狗被打死了很多。

回头想想,难怪那天上午上班期间,好几次听到狗惨叫的声音。那种惨叫,是一种极度绝望、极度痛苦的声音。现在我知道,那是狗在被打死之前,在这个世界上发出的最后声音,依我的定义,这种叫声里,还有极多的不舍。

因为,那些狗,年龄都不大。按照人类的纪年,两种商业模式会趋同、会融合。线上线下价格也将趋同顶多4、5年,换算成狗龄,也就28到35岁之间。这可是狗中的青壮年啊!

我在想,都说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怎么说打就打?说打死就打死?领养不行吗?送到流浪狗收容所不行吗?

即使退一万步讲,把这些狗撵出大院,或者扔到车上运到垃圾场不行吗?

干吗非要打死?人类怎么这样对待自己的朋友?

我是太忿忿不平。不止为“小白”被打死,更为“小白”悲剧性的一生。

也许,它根本就不应该跟着老徐来到这个大院,而是坚持留在野外,即使那里一望无垠大戈壁,即使那里一年到头都是风,即使那里荒无人烟,即使那里缺吃少喝。有一点可以肯定,“小白”在那里待着,绝对不会只活这两年。

按照人类的算法,“小白”享年评论4岁。

哦,对了。它的儿子“小黄”,享年不到7岁。

肌肉酸痛
广东哪里有卖复方鳖甲软肝片
汕头治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西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