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p]从前有条鲲 第64章 跪下

2020-07-01 来源:

从前有条鲲 第64章 跪下,叫爹!

“银湖镇李家,赵昊,获雪花鱼八……八百三十六条,重……重一千三百二十四斤八两……”

湖边夕阳下,点鱼官大声喊着,几乎耗去全身气力。

太激动了!

创造历史固然荣耀,见证历史一样难得。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点鱼官,离开这里,便没人知道他是谁,也没人记得他是谁。

但是这一次,他注定要因为这次点鱼而声名远播,名留青史。

日后,只要有人提起银湖祭,提起这一页华丽篇章,人们就会想起他。

一念及此,在那名册上签名的时候,他的手都忍不住发抖。

而事实上,不光有这些虚名。

不用说他便知道,当这次的结果去到王都,必然龙颜大悦,必有重赏。

跟他不一样,周围人群不是兴奋,而是震惊。

“八百三十六条,怎会如此之多?”

“天呐,他这是干了什么,他是遇上了多大的鱼群?”<惠普将以每股24.67美元的现金收购Aruba Networks。该交易的股权价值约为30亿美元/p>

“怎么办到的,他只是一个人啊!”

“可怕的数量,可怕的重量,一个人便抵得上整个赵家,所言不虚!”

“何止抵得上整个赵家,李家赵家加一起也没他一个人多!”

“重量才可怕,八百三十六条,重一千三百多斤,平均一条重量过一斤半,放眼环银湖九镇十八寨,哪一家能比得上?”

“……”

震惊。

越想越觉得可怕,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就在人群震惊不能言语之际,主祭官放声大笑。

“好,好,好!”

“好一个银湖镇李家,好一个李家儿郎赵昊,依本官来看,这李家何止是银湖镇第一家,分明就是这环湖九镇十八寨第一家!”

一言出,全场惊。

李家虽强,一直是银湖镇三家之首,可要说是九镇十八寨第一家,未免牵强。

便是李家自身,也从未如此自大,将自己摆在九镇十八寨第一家的位置。

而今却被这奉王命而来的主祭官亲口夸赞为九镇十八寨第一家,可想而知赵昊今日带回的收获是何等令人震惊。

说完,也不给反应时间,主祭官又一次大笑道:“相比往年,这次盛典的惊喜实在是太大了。

放心,待它日本官回到王都,必定为李家请功。

以陛下的宽厚仁慈,本官相信,在原本的封赏之外,定然还有重赏。”

还要请功!

还有重赏!

原本头名的封赏已经很丰厚了,再加重赏,而且是直接来自王室的重赏……

呼吸粗重,瞬间九镇十八寨好些人眼都红了。

赵云翔面色铁青!

赵飞虎面色铁青!

为什么?

这到底是什么?

这一切的荣耀与封赏,原本都应该属于赵家,凭什么落到李家头上?

废物,你为什么不死,你为何不死?!

父子俩内心怒火滔天,咆哮如雷。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说完,主祭官笑道:“赵昊,你很不错,自银湖祭有史以来,从未出现过如你这般惊才绝艳的少年。”

评价很高。

赵昊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主祭官又道:“李家家主何在?”

李惊鸿赶忙上前两步,躬身道:“李家家主李惊鸿见过大人。”

主祭官顿首,笑道:“不错,这次你们李家给了本官一个惊喜,也给了所有人,给了咱们燕国一个大大的惊喜。

为表谢意,待此间事毕,本官欲往你李家一行,讨杯水酒,不知家主意下问题三:少数员工如何?”

早些时候还说要去赵家登门拜访的,这会儿却如同完全没那回事一般,要去李家了。

而言辞上,此前对赵家也远不如现在对李家这般尊重礼遇。

这时那郡守也笑道:“若是方便,本郡守也当一回不速之客,家主想必不会见怪吧?”

口吻轻松随意,却也越发显得亲近看重。

对此,李惊鸿是求之不得,当下恭声笑道:“大人屈尊驾临,寒舍蓬荜生辉,荣幸之至。”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

感觉已经不可能有更大惊喜了,很快,主祭官郡守一道离去,顺便也叫走了李惊鸿。

如此待遇,令人羡慕眼红,也让赵云翔险些气炸了肺。

点鱼官的工作还在继续。

随着赵昊的成绩出来,李家的全部成绩也出来了。

李家二十人,共获雪花鱼一千二百一十七条,重一千七百四十五斤二两。

可怕的数字!

这不仅仅是李家从未达到过的,也是整个银湖祭史上绝无仅有的。

尽管点鱼工作尚未完成,还有一些水寨和家族没有清点,但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的头名已经花落李家了。

也是随着李家的清点彻底结束,赵昊来算账了。

双手抱胸,眼睛都斜到天上去了,他道:“跪下,叫爹!”

噗——

人群爆笑。

这废物,居然还来真的了!

直到这时周围才想起,貌似赵飞虎是有那么一段豪言壮语的。

原本就快要炸裂,闻言赵飞虎再忍不住,勃然大怒:“废物,你别太过分。”

赵昊斜觑一眼,不以为然道:“别以为这样就能岔开话题,更加别以为你生气爹就不找你算账了。

告诉你,自从看过你娘,你这儿子爹就认定了。

别废话,赶紧的,跪下,叫爹!”

又来一遍。

就是话好奇怪,什么叫自从看过你娘,你这儿子爹就认定了,这跟赵飞虎她娘有关系吗?

想不通。

直到有人突然忍不住发笑,说赵家当今主母,也就是赵飞虎他娘,曾经是银湖镇数一数二的大美人,而今依旧艳名远播,这话语的意思才终于被解读出来。

原来话还能这么说!

原来骂人还可以这样骂!

这一刻,周围人群是笑得肚子疼,一个个暗暗佩服,又大骂缺德。

赵飞虎实在是忍无可忍,就要上来拼命,却被同样黑着脸的赵云翔叫住。

终究也没跪下叫爹,无比阴毒的盯了赵昊一眼,赵云翔将赵飞虎叫走了。

紧随其后,赵家子弟跟着离去。

“什么嘛?”

“会瞪眼了不起啊,爹还会骂人呢!”

“说好有雪花鱼就跪下叫爹的,不认账就算了,还那么横,就没见过这么没品的!”

“……”

看着一群人离去的背影,赵昊骂骂咧咧,一脸鄙视。

突然屁股就挨了一脚!

扭头一看,顿时满脸悲愤:“李寒烟,我招你惹你了,又打我?”

李寒烟冷笑:“因为你嘴贱……”

华邦制药萘替芬酮康唑乳膏好用吗
华邦制药萘替芬酮康唑乳膏好用吗
清远白斑疯医院
友情链接
西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