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得分傲邪战尊第四卷少年自有少年狂第八十五章照

2020-09-16 来源:

傲邪战尊 第四卷 少年自有少年狂 第八十五章 照样吊打

“逍遥哥哥,有些事情既然已经成为了过去,又何必再去生气,重要的是‘小六子’还活着。”

似乎唐婉儿也已经猜想到了,那血腥的屠戮事件和自己有关。

“如此残暴之事,我又是如何逃过的?”

“唐家在桃花郡的势力可是不弱,为了保全你不惜动用了各方关系,暗地里遣散了一批对你身份质疑的下人。是以……可是我哥哥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所以在你三岁时,才……”

唐婉儿一双大眼睛满是慌急:“我哥哥那时也不懂事,只是大少爷秉性而已,况且对你的身世的异状,他并不知情。爹爹之告诉了我一人。逍遥哥哥,你既然还好好的活着,你可千万不要记恨……”

“我不恨他,如果不是唐家,也许我早就身死了。”

微微一顿,战逍遥继续道:“肖丁和张翠娥就是养育我之人了?他们的墓在哪里?我想去祭拜祭拜。”

唐婉儿立时就慌了:“逍遥哥哥,你刚回来,我先带你去安置安置吧。”

唐婉儿的慌乱,战逍遥更是满心疑惑,话语加重:“你说他们被殴打致死?他们是被何人所为?墓碑到底何在?”

“我、我,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唐家萧条后,就是我哥哥在主掌唐家,许多事情我也是不知道的,之所以加入修武学院也是为了避开我哥哥。”

战逍遥剑眉一凝:“你哥哥?那你爹爹呢?”

“我爹爹、我爹爹他……”

唐婉儿满腹委屈,一腔酸涩,猛然一步奔来,扑入战逍遥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这妮子,定然是受到了不少委屈。

看着梨花带雨满面泪痕的唐婉儿,战逍遥双手轻轻环抱。

“放肆,狂徒住手,几次三番欺凌我家婉儿,你当我唐家没人了吗?”

唐婉儿猛然惊醒,却一眼瞧见两名青年急速飞掠而来,其中一人正是自己的哥哥唐振剑,而另一人却是刚才被逍遥哥哥打跑的炎家大少,炎虎。

我倒要看看,唐振剑何须人也?炎家大少又是何方是神圣?

战逍遥长发一甩,一手搂抱着唐婉儿的腰身,邪邪一笑:“我可没有欺凌她,而且,除了婉儿之外,我确实认为唐家无人了。”

被战逍遥搂抱住的唐婉儿面颊一红,并没有阻止,而是满眼崇拜的看着战逍遥。因为,幼时的‘板砖英雄’回来了。

“小子,有点能耐休要猖狂,敢动我炎虎看中的女人,你死定了。给我报上你的名号。”

“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号。”话语微微一顿,战逍遥转头对唐婉儿说道:“咱们走吧,唐家落败苍蝇甚多,竟然追逐到了这里了,莫要把这里也搞得乌烟瘴气。”

“嗯。”

唐婉儿乖巧的点了点头,被战逍遥搂抱着,在两名大少吃人的眼光之中大刺刺的远去。

“竟然再次无视我。妈的,唐家可是我说了算。炎虎,你说他很强?”

“这小子有些邪门,我不是他对手。”

“哼,素衣着身,不就是皮囊好看一些么,你身为炎家大少还怕了他不成。你的未婚妻被人就这么抢了,你忍得下这口气?”

“你放心,炎家已经来人了。敢动我的,不是死了就是缺胳膊少腿。”

唐振剑眼光冰冷的盯着远去的两人,心头暗自腹诽道:小六子?管你真的假的。哼,能让你死一次,就可以让你死第二次,彻彻底底的让你从唐家消失。

“走,先回唐家再议,多叫些人手,非要好好修理修理这小子。”

枯败凋零的桃花山山腰处,两座杂草丛生的坟茔孤零零的矗立。

“逍遥哥哥,对不起,我,我只能这般潦草的为肖叔叔和张婶婶修葺了两座简陋的坟冢。”

战逍遥已经从唐婉儿口中得知,唐婉儿曾为肖丁和张翠娥在唐家坟冢修建了一座墓,却被唐振剑毁去了。无奈之下,唐婉儿只得在这荒郊野岭为两人修葺了坟茔。

“唐振剑,竟然心胸狭隘到如此地步。就连养育我的两名下人都不肯善待一二。唐家有如此之人操持怎可能不落败。哎,唐门主可是即将步入帝阶巨擎的人物,竟然遭人毒手,陷入昏迷,门主夫人更是……。只怕和炎家脱不了干系。唐振剑,看在你唐门主救助过我的份上,我不恨你,可你实在太过可恶。唐家,是该改名换姓了。”

两座坟茔前,战逍遥眼神冰冷,唐婉儿暗自垂泣。

猛然战逍遥双眼一凝,朝着山下飞掠而去。

才武师水准的唐婉儿又那里能追的上。

一脚踹飞唐家大门,一身戾气的战逍遥,口中暴呵:“唐振剑,给我滚出来。”

隆隆的暴呵,惊的唐府内在的唐振剑和炎龙一个凌冽。

“何人敢到唐府撒野,走、瞧瞧去。”

几十名护卫和护院早已冲了出去。

一个护院拦住战逍遥,张口问道:“你是谁?找我们家大少爷有何事。”

“唐振剑在哪里?叫他给我出来。”

“你到底是谁,虽然修为了得,可我身为护院也由不得你如此胡来。”

那护院,钢刀刚一抽出,战逍遥迅捷的一掌,已经一掌将其击飞了出去。

凌厉迅捷的一掌,让所有人心头一颤。

“上。”

一众护院,举着兵器向着战逍遥攻来。战逍遥身形一点,宛若魅影的右掌,猛然一拳击出,刚猛的拳风呼啸而起,地面的枯枝败叶霎时漫天飞舞。

汹涌磅礴的拳劲,将众护院震飞几丈之外,倒地不住呻吟。

一受伤的护院开口叫道:“快去叫络老来,快去。”

一护院跑起来忙大部分人将自己的投票分散投给了“防守专注度”、“转移球”和“领袖力”三项上。 此外不迭的跑去了。

“大胆小儿,欺我唐家没人了么?”

一个满面威压,一头白发的老者轰然自唐府内宅腾飞冲来,一柄带着青色刀光的青龙大刀悍然劈下。

“络老,就是这小子欺凌婉儿,光天化日之下竟然非礼婉儿。”

远处唐振剑和炎龙的身影跟随而来。

战逍遥不畏不惧,身形爆闪,躲避过刀劲,鬼魅的速度再度提升。只一个掠动,就已经飞射到了唐振剑身前。

唐振剑惊慌失措,还没来得及抽出手中的剑只,衣领已经被逍遥一把揪住。

战逍遥双目通红,紧盯着唐振剑,大声喝问道:“唐振剑,十五年前你推我下山崖,我不怪你。可是养育我的爹娘,你也能不管不顾,不替他们报仇也罢,竟然还要毁去他们的坟冢。你着实可恶。”

唐振剑满面惊慌,内力全力运转竟然挣脱不得。

唐振剑手中剑身一荡,一柄绿色的剑已经抽了出来,剑身一撩,就削向逍遥双手。

战逍遥,右脚猛然爆发,一脚踹向唐振剑腹部。凌厉迅捷的一脚,直接将唐振剑身体踹飞倒飞了回去。身体撞烂房门,跌落在了屋内。

“你?你是小六子?你是逍遥?”

络煞虎目一凝,手中的青龙大刀竟然没有了后续动作。

战逍遥一个掠动,身体跟进,双手一把再次揪住唐振剑的衣领,大声吼道:“说啊,是谁,是谁害死了我爹娘。”

战逍遥一把提起唐振剑,又是迅捷的一脚踢出,直接将唐振剑从屋内踹出。唐振剑的身体划过一道抛物线,又从屋内飞出,跌落在了院落中。

远处的炎龙双眼暴突,身躯竟然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如此霸道雄浑的身影,令炎龙满心恐惧。

一众护卫,更是惊骇莫名。唐家大少爷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战逍遥身体掠出,又是一把揪住唐振剑的衣领,双手一用力竟然直接将唐振剑举在了空中,大声咆哮着问道:“说,到底是谁害死了我爹娘。”

唐振剑面色涨红,大口喘息着张口说道:“松手,我、我可是唐家大少,唐府的门主。你、你不得无礼,快放我下来。”

“唐家大少?唐家门主。哈哈哈哈。今日揍的就是你。”

战逍遥,面色再度一寒,飞起就是一脚,这一脚直接将唐振剑踢飞了出去,其并不适宜北京气候趴俯在地上,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络煞身躯急速闪掠,猛然出现在唐振剑身前:“住手,有什么话好好说,再要放肆休怪本老在不留情。”

络煞皇阶高品的狂放,强悍的气场令人胆颤心惊。

直到此刻,唐振剑才满心恐惧,这白衣少年的强悍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咳咳、络老、你快杀了他,杀了他,欺凌婉儿不说,竟然无视唐家,欺凌唐家门主。来人,给我杀了他。”

战逍遥面若寒霜:“络老,我只是在替我爹娘报仇,也替门主、门主夫人教训这个纨绔公子,你若阻拦我不介意连你一块揍。”

炎虎笑了:“好大的口气,我炎虎虽然不是唐家之人,可是络老身为唐家族老,可是皇阶大能人物,你竟然想揍他。狂妄要有个限度。”

炎虎话语还未落地,络煞早已气的七窍生烟:“小儿,今日非要教训教训你。”

唰,青龙刀再度一挽,狂暴的刀劲再度袭来。

隆隆的威势惊的躺倒在地的众人,忙不迭的闪避开去。

“络老,得罪了。毁灭掌!”

轰!

一股更为霸气而凌冽的灵能气劲猛然撞击在青龙刀劲上。

砰!噔噔噔。

两股气劲撞击,爆裂开来,狂暴的气息如同蘑菇云般自唐府外院升腾而起,一排排的房屋轰然倒塌化作湮粉。

络煞手中青龙刀歪斜,身躯暴退七步,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凌冽站立的战逍遥。

唐振剑彻底惊呆了,满心的恐惧压抑不住,一股骚*气自胯下溢出。

“唐家大少,给我滚过来。”

唐振剑灵能溃散,精神意志消散,战逍遥吸星决猛然运转,躺倒在地的唐振剑身躯竟然凭空被战逍遥吸附而起。

“饶命、饶命,你不能杀我,我是唐家门主,唐家曾经可养育过你。”

手舞足蹈的唐振剑,惶恐莫名,从未有过这般狼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阅读址:





嘉兴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湛江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痛风消肿活络油
友情链接
西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