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图片

木纹异界海盗王第三百三十三章邀战

2020-09-27 来源:

异界海盗王 第三百三十三章 邀战!

第三百三十三章邀战!

面对卡妙罗的发难,唐杰虽然隐隐有些预感,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他一掌打死托马斯之后,居然立刻引来了这么大一个麻烦。

尤其是,如果自己又打死了眼前这个帅得让人咬牙切齿的家伙的话,那岂不是一辈子都和光明神教结仇了?

惹上一个凯尔斯曼家族就让唐杰头痛万分了,要是遂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连光明神教一起惹了,那自己岂不是永无宁日了?

可是,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很明显刚才的话是在明知故问,这个金头发的美男子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唐杰,目光锐利中带着一种皇者一般的威压,卡妙罗不像托马斯那样嚣张霸道,可是他这种平静平和的态度中一样有着一种让人充满敬畏的力量,一种来自信仰的力量。

因为眼下正是法尔科帝国王公大臣济济一堂的时候,对手又当着众人的面拿报仇来説事,冠冕堂皇,如果自己不应战,那么唐杰以前所有的丰功伟绩都将被人抛之脑后,所有人一谈论起他,不会説唐杰的西西斯海战,也不会説唐杰的卡麦罗嘉大海战,更不会説唐杰曾经击倒过多少个强者。

他们只会谈论唐杰这一天的忍让,只会谈论唐杰这一天的退缩,就如同那个有着酒糟鼻的帝国上将,铁托!

想到这里,唐杰不自觉的用眼角的余光向铁托的方向扫了一眼,却见这个有着酒糟鼻的男人正用一种奇特的眼神打量着自己,目光中精光湛湛,哪里有之前醉醺醺的模样?

见到唐杰的目光扫来,铁托立刻察觉到,他飞快的低下头去,重新又变成了一个醉酒鬼的模样。

唐杰心中嘿的一声,正要上前回答卡妙罗的发难,却见身边安吉尔冷冷的説道:“卡妙罗,像你师兄那样的死灵战士,只要是生活在阳光下的任何子民都应该将其碎尸万段,你这样发难,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身为光明神教的护教神骑士,还想维护这个****的死人不成?”

卡妙罗先是飞快的扫了皇后卡米拉一眼,见这个女人此时已经不再阻拦安吉尔的説话,显然这个美艳的皇后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抱起了胳膊,准备坐山观虎斗。

卡妙罗收回目光悠悠的看了安吉尔一眼,説道:“啊,美貌的安吉尔xiǎo姐,能与您説话真是我的荣幸!”

安吉尔铁青着脸,她虽然恼怒这个男人当众向唐杰发难,可是即便如此,这个美男子向她自己説这些话的时候,安吉尔还是明显感觉到自己心中的怒气一下消散了许多。

安吉尔察觉到这一diǎn,心中暗自一惊,板着脸説道:“回答我的话,卡妙罗阁下!”

卡妙罗説道:“对于您的问责,我想説的是,我并不是出于要维护托马斯才説的刚才那些话。托马斯将灵魂出卖给死亡领主,即便是我见了他,也要亲手将他斩于我的长剑之下。可我之所以要将那位杀死托马斯的凶手的尸体一起带回去,其原因是因为:这个家伙也是一个来自异世界的灵魂****的异教徒!”

安吉尔怒道:“你在胡説什么!在你们光明神教的眼中,凡是不信仰你们神教的人,都是灵魂****的异教徒吗?这里所有的人,有几个是信仰光明神教的?难道你都要将他们的尸体带回去吗?”。

这一句话説出来,在场所有人都一阵骚动。

这些贵族们都不是傻瓜笨蛋,知道安吉尔这一句话是将他们都拉下水了,可是安吉尔这句话依然让他们起了同仇敌忾之心,毕竟光明神教今天晚宴上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于嚣张霸道了。

托马斯的确嚣张霸道,可是他无礼狂妄,而卡妙罗的这种嚣张霸道却是优雅矜持的礼节下所掩盖的,让人无法明里抗拒的霸道。

卡妙罗知道这一dǐng大帽子压下来,他如果不妥善处理,只怕今天晚上根本不要想走出晚宴,他优雅的一弯腰,施礼道:“您的言辞真是让我诚惶诚恐!不过,我有一句话想问您:您这样维护杀死托马斯的凶手,请问他是您什么人?又或者説,您认识他?”

安吉尔冷笑道:“这重要吗?”。

卡妙罗微微一笑,不再和安吉尔斗嘴,他目光一转,看向唐杰,説道:“我的灵魂引导者有一句话托我向您转达,只要您能回答我,我立刻转身就走,好么?尊敬的唐杰船长?”

矛头终于清晰的指到自己头上来了,唐杰心中一凛,冷眼看着卡妙罗。

卡妙罗问道:“教皇大人要我问你:你敢説自己不是来自异世界的人吗?”。

唐杰心中猛的一惊,脑海里面像是有无数个铜锣同时敲响,又像是有无数门大炮轮番轰击,乱糟糟的响成一片:竟然有人知道我的来历和身世?

场上的众人眼见卡妙罗这一句话问出来,这位面临之前与托马斯生死恶战尚且面不改色的男人竟然一下色变,半晌説不出话来!

可见,这一句话无论唐杰回答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众人已经从唐杰的神情反应中得出了结论和答案。

安吉尔也诧异的看了一眼唐杰,但是她很快反应过来,不管怎么样,这一句话实在是太恶毒了,她冷笑道:“原来光明神教的人都将异教徒所生活的世界称为异世界的吗?”。

卡妙罗面对安吉尔的狡辩,也不搭话,只是目光如同铁钩一样盯着唐杰。

安吉尔心中气忿,她一张嘴,正要説话,却被唐杰抓住了胳膊,拦住了她下面的话。

唐杰对安吉尔diǎn头微笑了一下,説道:“让我来,你别説了,这是躲不过去的。”

安吉尔不甘心的diǎn了diǎn头,暗地里用力捏了捏唐杰的手掌,目光定定的看着他,低声道:“不要接他的茬。”

唐杰微微diǎn了diǎn头,他在众人视线下缓缓的走出,嘴角冷笑着説道:“我就是你口口声声説的杀死托马斯的凶手,可是我现在活蹦乱跳的站在这里,你要怎么把我的尸体带回去?”

唐杰这句话聪明之极,根本不与卡妙罗继续谈论关于异世界和异教徒的话,反而直接奔着矛盾的中心diǎn去了。

説这么多,不就是想逼我和你打?

那好,打就打!

唐杰心中冷笑,他最不怕的就是打架pk!

卡妙罗显然没有料到唐杰居然一下反客为主,问出这么一句话,他笑了笑,説道:“据我所知,托马斯在两天后好像与尊敬的唐杰船长您有一场决斗,不是吗?”。

唐杰冷笑道:“你的消息还真灵通!”

卡妙罗微笑道:“至高神无所不知,船长先生!既然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那么,由我来替他继续完成这场决斗吧!如果您输了,我自然就可以将您的尸体带回去了。”

唐杰道:“哦?那如果你输了呢?”

卡妙罗笑得无比灿烂的説道:“至高神的子民他的力量来源于他强大的信仰,心怀这份信仰的人,是绝对不会输的,船长先生!”

唐杰冷笑道:“你和托马斯果然是师兄弟呢,一脉相承的狂妄啊!我不得不告诉你,像你这样类似的话,托马斯之前也説过,可他现在已经是一堆烂肉了!”

卡妙罗听了这番话也不生气,仿佛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种不温不火的情绪和态度,他微笑着説道:“那么,就这样定了,船长先生!我们两天后见!”

唐杰嘴角噙着冷笑,diǎn了diǎn头:“两天后见!”

卡妙罗一转身,他金色的长发唰的一声铺洒开来,如同一幕金色的斗篷,潇洒惊艳,惹得场中的少女们一阵惊呼。

这个金发的男人华丽的来,然后又华丽的退场,只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交头接耳。

安吉尔看着走回来的唐杰,跺脚低声道:“你怎么可以接应他的邀战?今天晚上他这种行为是犯了众怒的,我们完全可以躲过去的!”

唐杰微笑道:“躲?你觉得你所认识的唐杰船长像是那种喜欢躲的人吗?”。

安吉尔苦笑道:“你不了解卡妙罗的恐怖和强大,他比托马斯厉害多了!在诺亚大陆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赫赫有名的无敌少年了,到了庞德大陆,他更是从来没有过败绩……”

唐杰打断了安吉尔的话,説道:“他没有过败绩?你又什么时候听説过我有了?”

安吉尔愕然。

……

卡米拉回到皇宫寝室之中,坐在自己的床边上,轻轻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和控制,这让她无比的心烦和劳神。

虽然在今天晚上的晚宴中,卡米拉成功的喝止了安吉尔,并且成功的用引导性话题让卡妙罗与唐杰结怨,这也意味着安吉尔从此又要多一个强大的敌人,而她卡米拉间接的将增加一个强大的盟友。

可尽管自己如愿以偿,卡米拉想想安吉尔在众人面前侃侃而谈的模样,她心里面就像横着一根刺一样难受。

安吉尔的母亲塞西莉亚当初美貌惊人,天真无邪尚且带给卡米拉如此强烈的危机感,安吉尔美貌甚至还甚于她的母亲,而且这个女人足智多谋,极善政治弄权,而且背后还有各种强大势力的支持!

她可不像她当年年幼时那样可以任由卡米拉揉搓欺负,更不像她的母亲那样,除了皇帝的宠信之外,就一无所有!

“自从这个xiǎo贱人回来以后,我就没有过上一天舒心的日子!”卡米拉暗自咬牙切齿的低声道“她和她的母亲一样,都是一个害人的贱种!是的,正是这样!”

卡米拉坐在床沿旁边低声诅咒着,床头烛台的光芒笼罩着她的身子,让她看起来像一个背隅下咒的巫婆,在门口的侍女们甚至不敢上前靠近。

卡米拉低声咒骂了一阵之后,她忽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下从床边站起来,説道:“把我的斗篷拿来,我要出去!”

侍女哪敢多説什么,连忙取过一张貂绒的毛皮斗篷给卡米拉披上。

卡米拉出了自己的寝宫,在身后几名皇家卫兵的陪同下,穿过几条长廊,渐渐来到一个把守森严宫殿大门口。

卡米拉对左右看了看,身旁的卫兵会意,立刻四散开来,把守住要道,卡米拉推开陈旧的铁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四周立刻被黑暗所笼罩,只有在宫殿尽头一盏幽幽的xiǎo油灯在挣扎的散发着它淡淡的火光。

卡米拉目光复杂,步伐缓慢的走了过去,只见这盏xiǎo油灯旁边安置着一张宽大而豪华的单人床,不,与其説他像是一个单人床,不如説更像是一个大号的棺材。

这个大棺材四周是坚硬的红木,雕刻着精美古典的花纹,里面躺着一个满脸络腮胡,身形魁梧的男人。

这个男人方脸狮鼻,面色灰白,尽管闭眼沉睡,可光看面相就知道此人一定是一个性格刚烈,欲望极其强烈的男人。

卡米拉走到这个棺材旁边,缓缓的坐在棺材旁边的一把木椅上,目光定定的看着棺材里面的这个男人,目光闪烁而复杂。

过了半天,卡米拉才幽幽的説道:“你倒是好,睡得真沉……”

卡米拉説着,伸出手,用手指尖轻轻的抚摩着这个男人脸颊上坚硬的络腮胡,眼睛里面渐渐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神色,这种目光是卡米拉在外人面前从来没有流露出来过的:“你知道吗,二十年前你送给我的沸蓝之心今天被一个该死的家伙弄坏了。”

“我还记得你当初将沸蓝之心送给我的时候,很认真的説:戴上它,像珍惜生命一样珍惜它。可笑我当初还不知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还在想,你送我的东西多了,为什么这一条如此郑重的和我説?真是莫名其妙!”

卡米拉柔柔的説着,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原来挂着沸蓝之心的胸口:“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原来你是想送我一个可以保命的魔法项链,是吗?你真傻啊,当时为什么不和我説明白?如果我今天没有戴着它,岂不是就糟糕了吗?”。

説着,卡米拉咯咯笑了起来:“是了,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弄坏了你送给我的沸蓝之心?”

“是托马斯,你以前最宠信的吉吉雅托马斯!”卡米拉变脸之快让人瞠目结舌,她咬牙切齿的説道“这个家伙自从投到你麾下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不对劲,这些年下来,果然他有问题!这个家伙将灵魂出卖给了魔鬼,今天居然当众想要杀死我!”

説着,卡米拉的脸色一下又柔和了下来:“幸亏你送给我的沸蓝之心保住了我一条命,否则,你以后可就要听不到我陪你説话啦。”

卡米拉微笑了一会儿,然后脸色再一次慢慢的沉了下来,她説道:“对了,这些天没来,忘记告诉你了,你的宝贝女儿从庞德帝国回来了。当初你为了她的安全,硬要履行十多年前的婚约,将她远嫁到庞德帝国,可很显然,她一diǎn也不体谅你的用意和苦衷,又回来了。”

卡米拉説着,嘴角流露出一抹恶毒的笑容:“你知道吗?你这个女儿和你以前深爱的塞西莉亚一样呢,这一次回来的时候,也是和一个海盗一起回来的!哈,你説这是巧合吗?女儿竟然和母亲一样,都和海盗那么结缘!哈哈哈……”

卡米拉放肆而尖锐的大笑着,声音充满了讥讽和嘲弄,声音在宽敞的大殿之中阵阵回荡,阴森无比。

她笑了一阵,渐渐收了声:“好啦,好啦,我不提这件事情就是了,我知道你最不高兴的就是听见这件事。不过,我话可説在前面,你的这个宝贝女儿,这一次回来可不是为了救你的,她是为了将我推下台,然后自己坐上那张皇位!”

卡米拉説着,身子微微向棺材倾斜了一diǎn:“你是不是觉得很失望?还是觉得很欣慰?没错,你的女儿性格真像你呢,不过,她就算能将我推下台,自己坐上去,最终还是被一个海盗所控制,你自己的帝国落到一个海盗的手里面,你甘心不甘心呢?”

卡米拉微笑着説道:“好啦,我知道了,我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的。我不会允许有人威胁到你,威胁到我,更不会让这个伟大的帝国落入到一个海盗的手中的!”

卡米拉在棺材里面的沉睡男人的额头轻轻一吻,然后站起身来,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又转过脸来,冷冷的説道:“至于你的女儿,你放心,我不会像对待她母亲那样对待她的,你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记恨我十几年了吗?哼,我会留她一个全尸的……”

説着,卡米拉盈盈走到门口,推开大门,外面的月光星光如同流水一样洒进黑暗的大殿,紧接着大殿的大门又轰然关闭。

曾经叱咤风云的法尔科皇帝嘉西斯重新沉浸在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

“混蛋!光明神教也太嚣张了!”

回到府中,克里斯蒂娜听安吉尔讲述了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后,她怒不可遏的大声呵斥道。

菲欧娜冷笑着説道:“这群披着神袍的家伙们野心不xiǎo,他们想借着这次的机会,将他们的触手伸到这片大陆上来!”

安吉尔冷笑道:“这群依仗着克里扎十六世爬起来的神棍暴发户,他们真当自己是至高神的使者了吗?”。

一直坐在一旁默默不语的唐杰开口打断了女人们的抱怨和咒骂:“安吉尔,你能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帮我搜集到关于卡妙罗的一切资料?”

安吉尔diǎn了diǎn头:“卡妙罗几年前离开诺亚大陆的资料应该还能搜集到,可是他去庞德大陆以后的资料就很难在两天之内搜集到了。”

唐杰皱了皱眉头:“可我要的就是他在庞德大陆的资料。”

安吉尔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抱歉,我的船长,我现在的人手有限,没有办法帮你弄到这些。”

唐杰转过头,看向菲欧娜:“你呢,菲欧娜,你是莫三比克的首领,应该消息比较灵通?”

菲欧娜也摇了摇头:“我们是魔法师,更多的目光只是集中在魔法师的世界里面,剑斗士的世界我们很少关注,尤其是光明神教。”

菲欧娜冷笑了一声,説道:“这个神教窜起的时候,我们根本没有拿它当一回事,要知道这样的xiǎo教会怎么可能和我们流传了几千上万年的魔法古都相提并论?可是现在看来,皇权加宗教,这两者结合在一起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实在是惊人!十几年的功夫,光明神马的政策主张第一是廉能教现在竟然已经羽翼丰满,开始扩张到诺亚大陆来了!那个卡妙罗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已经是进入领域境界的dǐng级强者了!”

唐杰沉思了一会,説道:“没错,他的确是领域境界的强者,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因为我现在也已经进入了领域境界!”

这一句话説出来,安吉尔、菲欧娜和克里斯蒂娜顿时大喜,齐齐的站了起来,正要七嘴八舌的説话,却见有人笃笃的敲响了房门。

唐杰随口説道:“进来,门没关。”

大门推开,罗格走了进来,説道:“外面有人想见您。”

唐杰不假思索的説道:“不见!在决斗之前,我谁也不见!”

这句话刚説完,门外便传来了,一阵悠悠的声音,动听而优雅:“哦?连我也不见吗?尊敬的唐杰船长……”

唐杰一听,心中暗怒,瞪了罗格一眼:“谁让你放进来的?”

罗格苦笑道:“我实在是拦不住啊,我的船长……”

説着,罗格让开身,却见一个身披黑色长袍,遮住身材遮住面孔的女人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在这个女人旁边还站着一个身材魁梧,面容粗犷的男人。

这个男人手中握着一根盘好的金丝长鞭,长鞭的把柄处镶满了宝石,贵气逼人。

这个女人唐杰一时半会看不出是谁,可是这个女人身边的这个男人,唐杰却是非常熟悉,因为他们曾经在莫三比克交过手。

“卡尔?剑斗士之王卡尔波特?”唐杰大吃一惊,立刻将目光转到他身旁的这个女人身上,失声道“伯爵夫人?”


石家庄白癜风治疗费用
酒泉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崇左白癜风医院在哪
友情链接
西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