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行情

1br四十年前节能

2020-10-19 来源:

1

四十年前,太阳沟这村庄里的人要想活着只能种地。种地——那就种吧。于是,生产队长喊:“种地的走喽。”太阳沟人就都跟着去种地。

太阳沟地处深山,没有几块好地、平地,大多都是山坡地,只在村庄周边有那么五六块好地、平地,地块都不大。生产队长说,北山坡上朝阳,得晒,庄稼熟的早,就种谷子吧。北山坡上就种了谷子。生产队长又说,南山坡上土厚,地壮,庄稼收成好,就种黄豆吧。南山坡上就种了黄豆。生产队长还说,剩下的好地、平地都种高粱、棒子,高粱、棒子才能增产。剩下的好地、平地就都种了高粱和棒子。也有两块平地例外,就是庄西和庄东的两块平地,两块平地轮番种谷子,谷子熟的早,到白露就能割谷,割了谷,腾出地来好做场。种谷子的地又怕重茬,才拿庄西和庄东的两块平地轮番种。这样,太阳沟的打谷场今年在庄西,明年就在庄东。不管打谷场在庄西还是在庄东,打谷场边上都有一间小草屋,生产队长让搭,太阳沟人就搭了,给看场的人住的。看场的人看的不是场,是场上面的谷子、黄豆,还有高粱和棒子。谷子、黄豆,还有高粱和棒子都没长腿儿,它们都不会自己跑掉。其实它们都不用看。看场的人看的是人,看太阳沟人,也看太阳沟村庄相邻村庄的人,反正是夜里想来的人,都看。要不真会有人来偷——偷谷子、偷黄豆、偷高粱和棒子,连谷草都偷。人都穷啊,粮食不够吃,还没有钱花。一旦得手,偷了谷子、黄豆、高粱和棒子拿家里去吃,偷了谷草连夜挑着去三十里地以外卖了,一挑子谷草能得块八毛钱儿呢,块八毛钱儿能买几包洋火和好几斤咸盐啊!

2

白露刚到,太阳沟庄西平地里的谷子割了——都割倒了。割倒的谷子捆成捆,捆捆都被垛到了地边上。生产队长说:“做场了。”人们拿镐刨掉地里的谷茬子,用耙子把地搂干净,平整好,一辆辆手推车一字排开,从黄土坑里推来黄土,在平平的地上面撒了一层黄土,晚上,一桶桶水挑过来,一瓢瓢泼在上面。一夜过去,黄土被水浸透了,和下面的土促进我国产业从中低端向中高端迈进层连在一起。早晨,黄土表面的水风干了,人走上去正好不沾鞋底子。闲了快一年的立在地边上的石头碌碡又被放倒,在上面按了框,上了套的毛驴子拉着碌碡在上面碾压,不断地碾压。经过差不多一天的碾压,不断在上面撒谷壳子,谷壳子是上一年留下来的,放在生产队的库房里。打谷场做好了,拿扫帚扫去浮在上面的谷壳子,打谷场的表面平平的、光光的,黑黄透亮。

生产队长喊太阳沟的二串子木匠獠牙李,让他带人在打谷场的北边上搭小草屋,獠牙李就带几个人搭小草屋。獠牙李先带几个人去山上砍来松树,捡出四根又粗又直的松木比比一人高,獠牙李拿锯子锯断了,几个人挖坑埋好四棵木桩子,四面绑上了横梁,木桩子有一节埋在地里了,立在地上面的就比人矮了,横梁也就比人矮了,只有人的肩膀头子高。几个人都看獠牙李,像是在说:“獠牙李,是你锯断的,矮了,不怨我们。”獠牙李也看他们,看过眨眨眼,笑了,露出左右两颗大龅牙,说:“反正矮了,有多大关系,进去出来时猫腰就好了嘛。”听了獠牙李的话,人们又开始在横梁上面用草绳子绑屋架子。遇到长的木头,要锯断,几个人都等獠牙李来锯,他们说:“你是木匠,你来锯。”獠牙李也不推辞,就一次次地锯木头。屋架子也绑好了,是人字形的。獠牙李又带人在顶上铺满谷草,四面也围上谷草,都拿草绳子拴住了,只在面朝打谷场的一面留了一个小门儿。最后,人们一起在小草屋里面的地上铺满厚厚的谷草,一个里面两米多见方的小草屋总算完工了。还有人在小门儿上面挂了用谷草和草绳子扎成的门帘子,从一面掀起来,人就可以钻进去。

小草屋搭好了,生产队长过来验收。生产队长看了看,说:“还挂个门帘子,要在里面睡觉吗?”走到小门儿跟前,摘下门帘子扔到一边去了,他拿已经驼了后背的肩膀头子比了比,猫下腰钻进去了,生产队长在里面转了一圈儿,钻出来了。生产队长拿两只老得有些小了的眼睛看了獠牙李一会儿,“哈哈哈”地笑了,说:“獠牙李,今年秋天你就看场吧,每天黑间好进进出出多钻几回,一个秋天下来,你的后背也和我一样驼了。”生产队长又说:“每天黑间庄里每一家轮班儿出一个人和你搭伙看。看住了,要不让人偷了粮食去,我可扣你工分儿,连这回你锯短了木头的事儿一起扣。记住了,我可真扣,啊。”

“好好好……是是是……队长放心,你放心吧,看住,我一定看住了。”獠牙李满口答应,当天就把被窝卷儿抱到打谷场上,夜里就住到打谷场边上的小草屋里面去了。

打谷场上面的谷子和黄豆一天天多了,后来打谷场上面又有了高粱和棒子,也越聚越多。地里的庄稼都熟了。

獠牙李每天黑间里在打谷场上的小草屋里看场,轮流着每天都有一户人家来人和獠牙李搭伙看场。说是来搭伙看场,其实也是来看着獠牙李的,太阳沟人心里都明白,都来防着獠牙李监守自盗。太阳沟一共有三十多户人家,从到白露做场开始打场,到立冬的时候完场,中间有两个月时间,这样算下来每户人家得轮两回。王二姑是个寡妇,早年死了老爷们儿后家里就没有了男人,一家子就她和两个闺女岁岁和月月,岁岁二十三岁,月月也十九岁了。虽说家里都是女人,可女人也得吃饭啊,要吃饭就要分粮食,要分粮食就得到生产队里去干活。既然是大家轮班看场,那就看吧。生产队长为了照顾王二姑一家,就把他们一家轮在最后面,也许到不了立冬就完场了呢,女人家家的,就少看一班儿吧。轮到王二姑家那天,来看场的是王二姑的小闺女月月。

天上没有云彩,一块儿都没有。星星都在天上,像一只只眼睛盯着地下看。一只只眼睛看着深山、看着深山里面的太阳沟、看着太阳沟庄西的打谷场,也看打谷场边上的小草屋。看着,有几只眼睛还眨了眨。不远处的山里有夜鸟叫了几声,听着挺瘆人的,一会儿又不叫了。以前来轮班儿的都是男人,都钻到獠牙李的被窝里和他躺一起,抽着老旱烟聊天,怕着火烧着小草屋,烟头都扔在白天场上用来收粮食的铁笸箩里,烟灰也弹在里面,困了就睡。时间长了,铺在地下的谷草干了,越睡越热乎。月月是个大闺女,自然不能和獠牙李躺在一起睡,两个人都坐着。月月就坐在小草屋的门口儿,脸朝外面看天上的星要么打不通。诸“股神”在何处“显神”?实在查不出来。星,像是在看哪一颗最大、哪一颗最亮,又像是等着哪一颗星星从天上掉下来。獠牙李靠在被窝卷儿上,在黑暗中看月月的后背和后脑勺,獠牙李想跟月月说话,就干咳了几声,见月月没答声,獠牙李说:“月月,你在看啥?”

“没看啥。”月月没回头,接着看星星。

獠牙李说:“有啥好看的,不就是星星吗,天上多着是了,又不能当饭吃。”

“说话也不能当饭吃,你还说话做啥?”月月看着星星说。

獠牙李说:“人长嘴不就是说话的吗,我为啥不说话?”

“你长嘴光留着说话吗?”月月生气了,在黑暗中喘着粗气。

“还……还能亲嘴儿。”獠牙李说完笑了。月月听着肉麻。

“你欺负我,不搭理你了,你也别跟我说话了。”月月低下头,不再看星星。

獠牙李见月月真的生气了,也不说话了,摸黑卷起老旱烟。一卷老旱烟抽完,獠牙李又说:“月月,你去拿棒子吧,拿别的粮食也行。”

“我拿粮食做啥?”月月回过头,看黑暗中的獠牙李。

獠牙李说:“拿你们家里去。”

“你想做啥?”月月一下子转过身来,紧紧盯着黑暗中的獠牙李。

“我想摸摸你。我今年都二十五了,活了这么大,我还从来都没有摸过女人。你去拿吧,你让我摸 子就行。”獠牙李边说边往月月跟前凑过来。

月月猛地站起身,脑袋一下子撞在小草屋门口儿的横梁上了。月月不顾疼痛,猫下腰,钻出小草屋,在黑暗中跑了。

不远处山里,夜鸟又叫了……

4

还没到半夜,岁岁来了。獠牙李正靠在被窝卷儿上抽烟,黑暗中听到有人走来,獠牙李以为是月月又回来了,就说:“月月,你别生气,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我什么也没说啊。”

“你说了,可是你什么都说了。”岁岁说着话,人已经钻进小草屋里来了。听到说话的是岁岁,獠牙李吓了一大跳。岁岁伶牙俐齿,敢说敢干,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人,尤其岁岁爱占点小便宜在太阳沟也是小有名气的。

獠牙李镇定了一下,把还没抽完的半卷老旱烟在铁笸箩里掐灭,对着岁岁说:“我……我和月月闹着玩着,我……我什么都没干。”

“我呸,你还闹着玩,你还想干什么。獠牙李,你个猪嘴獠牙的东西,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模样,你也敢欺负我妹妹,看我今儿个饶了你。”岁岁的声音顺着小草屋的小门儿,传到打谷场上去了。

在伶牙俐齿的岁岁面前,獠牙李彻底怂了,有气无力地说:“那……那……那你说咋办吧。”

“咋办,明儿个我把你送公社去,告你强奸我妹妹,让你蹲大牢。”岁岁话说得干干脆脆。

獠牙李赶紧摸黑跪在草上,磕头捣蒜地对岁岁说:“别……别……别,你别着,姑奶奶,姑奶奶,我求你……求你了,我错了,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不敢了,求你,求你了,我……我还没娶媳妇呢……”

岁岁笑了,打断獠牙李说:“看你那狗熊样儿,还 子,你敢吗?”

獠牙李赶紧连声说:“不敢,不敢,我不敢。”

岁岁又笑了一声,说:“别害怕了,死罪饶过,活罪不免,不送公社,也不告你了,但是我得罚你。”

“咋罚?咋罚?你说。”獠牙李赶紧说。

“咋罚?咋罚你说。我罚你钱,你有吗?你说吧,咋罚?罚啥?”

“你等着,你就在这儿看场吧,我让你满意,我准让你满意,准满意。”獠牙李说完,不等岁岁再说什么,站起来钻出小草屋,径直向着场上不远处白天刚刚打下来的高粱堆走去。

不到一顿饭的功夫,獠牙李回来了。獠牙李喘着粗气对岁岁说:“岁……岁岁,我……我刚才给你家……家扛了一袋子高粱,放……放在你家当院了。满满一袋子。”

“你哪来的袋子?”岁岁问。

獠牙李深吸一口气,说:“我从大队修水库的工地拿来的,装水泥的,藏在谷草里了。”

“哈哈哈,想不到你还早有准备啊。再给我扛一袋子。”岁岁说。

獠牙李愣了一下,说:“没有袋子了。”

岁岁冷笑一声,说:“再扛一袋子,回来我让你 子,两个都让你摸。有吗?还有袋子吗?”

“有,还有,有有有。”獠牙李连声说。说完,又径直向着不远处的高粱堆走去。

又过了不到一顿饭的功夫,獠牙李喘着粗气回来了。岁岁不见了。獠牙李咬咬牙,对着黑暗说:“好你个骚货,敢耍老子,早晚有一天老子让你后悔。”

5

立冬还没到,太阳沟真的就完场了。

在部队当了五年兵的吴宝华复员回来了。吴宝华是新中国太阳沟村庄里第一个出去当兵的人,也是第一个复员回来的人。

秋收完了,场打完了,粮食该分的大家拿走了,该留的都入库了,用太阳沟人的话说叫“地了场光”,像往年一样,辛苦了大半年的太阳沟人又聚在一起“吃秋膘”了。“吃秋膘”就是生产队里的所有劳动力,不论男女大家聚在一起吃一顿饭、喝一顿酒。王二姑和岁岁、月月一家娘三个手脚利落,家里干净,屋子又大,炕上地下能同时摆五六张桌子,几十口子人吃饭都不显挤,一直以来,太阳沟生产队里不管上上下下来了什么人,都是安排在王二姑家里招待,大家“吃秋膘”的地点自然也在王二姑家里。五六桌子人聚在王二姑家的屋子里,王二姑和岁岁、月月娘儿三个里里外外地忙活着。萝卜丝熬豆腐在大锅里,用大号的海碗吃没了就盛,生产队长特意派人去镇里的集市上割来了猪肉,又买来了宽粉,宽粉条子炖猪肉,每一桌上也都有两大海碗,散装的白酒装满两只水桶,劣质归劣质,但能往饱了喝。大家吃吃喝喝,真是热闹。酒喝得高兴,生产队长看了看同坐一桌的吴宝华,对着满屋子里的人们说:“老少爷们儿们,今天大家伙儿都高兴,我也高兴,大家伙儿听一下,我跟大家伙儿说一件事儿。”大家都停下吃喝,看着生产队长,生产队长接着说:“感谢大家伙儿信任我,让我当了多年的生产队长,如今我老了,干不动了。现在宝华回来了,这些年他在外面当兵,见了世面,从今儿个开始,这个生产队长就让宝华当吧,让他领着大家伙儿干吧,准能干好。大家伙说,行不?”

生产队长说完,满屋子的人都没有准备,都愣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有人醒过神来,说:“行,好。”接下来,大家都说:“行,好,好好。”

吴宝华想张嘴说什么,生产队长摆摆手拦住他,说:“宝华,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推辞。我问你,你不愿意领着大家伙儿干吗?你想辜负大家伙儿对你的信任吗?”

吴宝华说:“不是。我……”

不等吴宝华说下去,生产队长又打断他说:“不是就好,那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从今儿个开始你就是我们太阳沟的生产队长了,以后你就好好领着大家伙儿干吧。”生产队长又对满屋子的人说:“老少爷们儿们,从今儿个开始,宝华就是我们太阳沟生产队的队长了,我们大家共同敬宝华一杯酒吧。来,干。”

屋子里的人们举起酒碗,跟着说:“干,干,干。”

共 950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出带着悲情性质的人间闹剧。那个叫做岁岁的女孩,看似泼辣的外表下,藏了一颗无比细腻纯真的心灵。为了给妹妹出气,跟无赖獠牙李斗智斗勇,暂时的胜利给她埋下了永远的祸根。她跟吴宝华的爱情一路顺顺当当的,情投意合,就在结婚的前夜,自己亲手种下的祸根爆炸了。听信了谎言的吴宝华悔婚,岁岁愤而自杀,月月通过法医还了姐姐清白。打谷场边上的小草屋,这个带给岁岁凄惨命运的地方,继续伫立在岁月的风吹雨打中。简约含蓄的笔触,自然质朴的语言,灵动传神的人物,将一幅淹没在光阴中的场景再次重现。岁岁,月月,饶有深意的名字,让人联想到无尽的岁月,多少如此的人与故事就这样被世俗的脚步推涌着,前进着。文章带给人一种从精神层面的深度思考。带有时代印记的特殊思维方式,注定了人物自身命运的走向。推荐共赏!【:紫玉清凉】【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2:22:56 从容淡定的走笔,于安静的讲叙中,给予读者许多值得深思的问题。文中人物的思维方式,带着那个年代特有的印记,将一切不可能推向可能。岁岁,她以这种惨烈的方式离开,给予了吴宝华与獠牙李最有力的还击,同时也将自己心中深深的绝望明朗清晰地表达出来,符合了她刚烈纯净的个性。令人叹惋的文章!期待姬老师更多佳作!

回复1楼文友: 22: 8:40 真诚感谢您!辛苦了!祝好!

2楼文友: 2 :18:29 姬老师果真是埋头创作,多日不见,又有精彩呈现,欣赏,问候。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回复2楼文友: 22: 9:25 谢谢秋水老师!祝好!

楼文友: 1 :47:27 悲哀的处女情节,悲哀的封建思想,让一个女孩子承受了不白之冤,性如烈火下赔上了一条性命。文章人物对话太显功力了,让读者一下子融入到那种年代、事件中去,将一场悲剧缓缓道来,引人深思。

回复 楼文友: 22:40: 2 谢谢您!欢迎多提宝贵意见!

4楼文友: 06:10:14 读了相隔万水千山的老师佳作,虽然我们相居遥远,但我们的心近了,聚会在大型文学站江山文学,心心想相连的文友亙相帮助,共同学习努力前进!

软肝片治疗肝硬化怎么样
宫颈糜烂用药治疗
双侧颈动脉轻度硬化
友情链接
西安房产网